80年代垒球天才背弃祖国加入日籍表示:击败中国是我的愿望

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被囚禁于斗室的文天祥于悲苦之中写下了那赫赫有名的《正气歌》。当时,他被囚禁于元大都狱中已有三年,三年里他受尽各种威逼利诱,但始终都没有屈服,还写下了这首名垂史册的《正气歌》,从那时起,他就已注定要名留青史。

文天祥是南宋名臣,即使身陷囹圄也能全节守义,正如张家玉在《军中夜感》中的“纵死终令汗竹香”。而现在,却有人在和平年代,背弃自己的祖国,自愿加入别国国籍,还站在他国领土肆意叫嚣贬低自己的祖国,其叛国之心昭然若揭,这个人就是我国著名的垒球天才运动员任彦丽。

任彦丽,80年代国家女子垒球队队长,出生于1963年。长大后先是从事标枪运动,后来教练偶然发现了她在垒球方面的卓越天赋,于是就让她加入了中国女子垒球队。1986年,任彦丽带队参加了垒球国际比赛,大放异彩的她不仅拿下了冠军,还荣获了“打击王”的头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担任着中国女子垒球队队长。虽然今时今日在国内已经很少有人谈起关于垒球运动的报道,但在那个年代,中国的垒球实力可谓盛极一时,而任彦丽,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一个人若是长期任由难以抑制的膨胀野心蔓延下去,最终都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成为万众瞩目的成功者,但这类人往往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自制力和克制力;另一个结果,就是自我灭亡,这种人往往居于多数。也许正是因为任彦丽早年的辉煌成就,野心得不到束缚的她最终选择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并肆意叫嚣和贬低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

1988年,本着中日友好交流的态度,任彦丽被当时的中国垒球教练宇津木妙子带去日本进行友好学习交流。但谁曾想,这就是任彦丽心中那株名为野心的花,结出花苞的时刻。1995年,任彦丽在宇津木妙子的劝导下,正式放弃中国国籍,加入日本国籍,从此定居日本,并与她的“伯乐”宇津木妙子一起生活,将其视为家人。

其实这在当时也不是很新鲜事,很多人为了自身的发展或者其他不可抗拒的原因,选择改变国籍加入别的国家,这本身就无可厚非。包括赛场上的同台竞技也是,任彦丽打得好其实也代表了中国在这方面教育方法的先进和教育理念的优越。但是,个人的言论却自己要为之负责了,若一个人总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行,那她必将招致所有人的非议。任彦丽就是如此,她改变国籍后,令人一言难尽的言行才是彻底引发众怒的根本。

起初,她转换国籍后就参加了奥运会,并怒骂了中国垒球协会,点燃许多国人心中愤怒的火苗。随即她又代表日本参加了1998年的曼谷亚运会,并作为日本国家队的旗手入场,那时她已30多岁了。后来,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中,她正式更名为“宇津木丽华”,并借着自己高超的水平和实力助日本夺得了该年的女子垒球亚军。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时,41岁高龄的她仍旧是日本垒球队无可争议的主力。小组赛时,中国垒球队就被她所毫不留情地击败。半决赛时,又与她再次相逢,她带领日本队完成了绝杀,将中国队夺得奖牌的希望彻底扼杀。直到这时,国人对她的行为都没有多加评判,她凭实力夺得冠军,这是无可厚非的,真正引发众怒的是她赛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当时比赛结束后,带领日本队完成绝杀的任彦丽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在采访时她公然说出击败中国队她很高兴,甚至说出了诸如“代表日本出战并且击败中国是我的最大愿望”之类的话语,并且还一次次反复强调。随后这些言论就立马引起了国内外一片哗然。

当然,恶有恶报,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任彦丽的言论经过媒体大肆报道之后,很快传到了其父亲的耳朵里,作为她的父亲,年近耄耋的任立凯在听闻女儿这样的言论之后,不仅积劳成疾、郁郁寡欢,甚至在撒手人寰之时还不忘对外宣布与任彦丽断绝父女关系。不知九泉之下,她的父亲可会合眼?

在其父亲去世后不久,任彦丽还是回到了家乡,但这位昔日的垒球冠军,如今的“叛国运动员”,迎来的不是掌声和鲜花,不是衣锦还乡的快感,而是乡人对她的唾弃和疏远,过去的朋友也与其断绝了来往,没有人愿意同她扯上关系。备尝苦果的她在这之后只能再次回到日本,忘掉“任彦丽”这个名字,拿起“宇津木丽华”,试图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