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削球打法的前世今生:曾称霸世界!后因日本人一大发明衰败

在不久前结束的2019年中国乒乓球全国锦标赛上,一位年近40岁的国家队退役老将侯英超大显神威,一路打败多位现役国手、甚至是世界冠军夺冠。而他的登顶也让许多球迷朋友对一种曾经称霸世界、今却逐渐走向衰败的乒乓球打法重新燃起了希望。

丁松、陈新华、张燮林、侯英超、王浩、朱世赫、李根相、巴纳、伯格曼……这些曾经在乒坛赫赫有名的人物,都是削球门派的选手,接下来就请大家随笔者一起来回顾一下这个打法的“前世今生”吧!

乒乓球是老外发明的运动,所以“削球”二字自然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发明的一个词。在英文当中,削球选手所对应的名词是“Defender”,直译就是“防守者”,而这也凸显了该打法的根本特点:以被动防守为主,而非咄咄逼人的进攻。

至于为什么叫“削球”?这个汉语词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削球打法的基本动作,那就是挥臂自上而下地用球拍去“削”、“砍”球,以此达到制造下旋旋转的目的。

削球打法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便已在乒坛普及,下面这张图右边的选手便是乒坛早期的最强霸主、匈牙利运动员维克多·巴纳(马龙之前获得世界大赛金牌最多的男乒选手,王楠之前获得世界冠军总数最多的乒乓球选手)的削球风采:

需要指出的是,世界上从来不存在什么纯粹只削球的运动员,我们现在所定义的削球手是指在比赛中大规模使用削球技术的人(比如上面两张动图中侯英超、巴纳都是有攻有削的)。而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的历史中,削球无疑是乒坛最有优势的门派,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涉及到削球打法的一个重要历史地位了:可以说,正是削球打法的出现,让乒乓球开始逐渐脱离网球的桎梏,进而发展为一门独立的体育项目。

很多人都知道,乒乓球源自网球,一开始只是为了解决人们无法在室外、或者无法找到较大场地的情况下所进行的缩小版网球运动,所以乒乓球的英文名直译就是“桌上网球(table tennis)”,最早的球拍和球也都是网球的改版。

今天的我们对比看网球和乒乓球这两项运动,可以明显感觉到旋转对后者的意义更为重要,这就使得大范围奔跑、大力量互搏的网球运动没有因为缩小到球桌上而变得乏味,反而别有一种特殊的乐趣在其中,而削球正是最早对旋转领域进行较大规模开发的乒乓球打法。

不过从50年代开始,削球打法就开始逐渐走向衰败,遭到了进攻型打法的不断挤压,其中日本人在这一趋势中所起到的作用最为关键。

50年代,日本人发明了影响整个乒乓球运动发展的新事物——海绵套胶。以前的乒乓球拍都是“光板”,所以吃不住球。正因为如此,往下“削”会相对更容易制造旋转(这点大家可以自己用一块光板试验一下),这也是削球打法在早期能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但是海绵套胶发明后,乒乓球手们能够非常轻易地将球给向上“拉”起来,形成较强烈的上旋球,在这样的情况下,削球选手的旋转优势就逐渐消失、从而陷入了不可避免走向衰败的过程。注:下图中靠近镜头的马龙打出的球即是“拉”,而对面朱世赫的回球就全是“削”。

为什么拉球会比削球更有优势?这就涉及到一个旋转性质的问题。削球时候回过去的球都是下旋,这种球总体上不会往前顶、而是会往回走,所以冲击力不够;而拉球的时候形成的是上旋球,球落到对方台子上后会因为旋转而得到一个继续往前冲的力,所以更加的暴力。

以前光板的时候进攻型选手不但无法拉出强烈上旋球来穿透对方的防线,而且还未必能抵消削球手回过来的极强下旋球,那自然就有些吃亏了。所以那时候的运动员大多都是攻、削结合,顶多是在近台扣杀削球,一旦退台就基本只有对削这一个办法。

但是当海绵套胶普及后,弧圈球开始大规模普及,从此进攻型打法也开始走向中远台,对拉取代了对削,乒乓球运动中的相持也就越来越好看了。此时削球选手仍然要“看对手脸色行事”,仍然采取被动回球而不是主动出击进攻的办法,那自然是难以维持自己的优势。

要么也在器材上动脑筋,发明出了一种可以制造逆旋转的套胶——长胶来扰乱对手的判断,比如国乒世界冠军前辈张燮林等人就是以“魔术师”般的长胶旋转变化而在世界闻名;此外还可能使用正胶、生胶等颗粒套胶来造成弱旋转,同样起到混淆对手手感的目的。

要么则是向进攻型选手取经,攻、削两手都抓,只要对手给出机会,就拼命进攻搏杀,其中的主要代表就是进攻能力极其突出的前国乒世界冠军、“秘密武器”丁松,有时候你看他打球甚至都不像个削球手,而类似进攻型运动员,比如下面这板球(蓝衣服是丁松):

从实际情况看,以上的两种改良道路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所以50年代后削球运动员仍然能在世界乒坛占据重要位置,但其地位也有了肉眼可见的下降,到80年代结束后,乒坛就再也没有单打世界冠军来自削球门派了。

尤其是经过21世纪国际乒联改大球、无机胶水以及改新材料球“三连击”后,削球打法所能制造的旋转越来越低,对进攻型选手全面下风。目前乒坛的削球高手屈指可数、基本都没太强实力,若非侯英超全锦赛夺冠,则这类型打法可能真要逐渐消失于一线视眼当中了。

不过对于全锦赛的胜利,侯英超表示自己的运气非常好,没遇见会打削球的对手。这既是他的谦虚,但同时也是对自己打法的清醒认识:削球手向来“杀生怕熟”,以侯英超以前在国乒的位置和今年全锦赛的实际情况,我们很难说他能凭一己之力改变削球打法的衰败局面。

随着国际乒联改革的不断推进,几乎所有非两面反胶弧圈进攻型的打法都遭到了遏制,削球打法和中直正胶快攻(刘国梁等人)、日直单面反胶(柳承敏等人)、韩直单面生胶(玄静和等人)、横拍颗粒快攻(邓亚萍等人)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单打世界冠军了。

更为甚者,连直拍两面反胶打法选手现在也基本全靠许昕一人撑门面,但我们不要忘了,这位老将也已经有29岁了。

从打法上的百花齐放到逐渐“归于一统”,不断被器材改革干预的乒乓球运动是否符合一个体育项目的正常发展规律,我们现在难以下结论。不过还是在此为那些坚持着特殊打法的运动员们点赞,期待你们能为乒坛带来更多不一样的精彩来:加油!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